本來很多人以為,香港的“泛民主派”大概會是講法治、尚文明的力量,要比烏克蘭“鬧革命”的那撥人“有涵養”。但激進“占中”人士搞的所謂“政改公投”,及他們近來的一系列表現和所宣佈的未來打算,卻讓人看到,這些反對派中的激進力量並未表現出與香港社會繁榮相對應的“素質”,由這些人引導香港的“民主運動”,其前景令人堪憂。
  香港最激進的反對派已經將自己推到法治的對立面。他們組織的所謂“公投”沒有憲制性法律依據,用它的“數據”來從事政治鬥爭,與《基本法》和香港現行法律體系都背道而馳。一個多月前,在烏克蘭東部發生了被廣泛認為是“非法”的公投,它就是由占領廣場的反對派人士發起的。它成了烏克蘭混亂局勢中非常突出的一環。
  香港激進反對派不斷播撒對抗情緒乃至仇恨,沉重打擊香港發展民主的社會基礎。我們知道,一個高度分裂、信奉“你死我活”法則的社會是無法推行真民主的。具有在重大問題上形成共識的能力,這是民主社會的基石。香港激進反對派早已突破表達訴求的邊界,開始迷信在一個法治社會裡開展非法的“抗爭”。
  他們不講法,也不講理,試圖將盡可能多的香港市民綁架到他們同港府及中央對抗的“戰車”上。為此,他們採取各種手段虛張聲勢,其中就包括“電子公投”這一“發明創造”。它所呈現的數字充滿了造假,卻被他們描述成“神聖”的東西。他們根本不在乎這樣做對香港會有什麼樣的長期傷害,他們只追求當下的政治效果,那就是獲得同中央對抗的籌碼。
  在基輔以及後來的烏克蘭東部,還有在曼谷,各色反對派以及“反對派的反對派”都是這麼乾的。他們提出乍一看“很民主”的要求,以同民主社會格格不入的野蠻方式強行推動之,最終導致社會不同力量的尖銳對抗,暴力衝突從“不可能”成為可能。香港最激進的那批人正自覺或不自覺地將香港朝著黑暗的方向猛拽。
  倒退兩年,烏克蘭不會有人相信基輔的廣場後來會變得“像戰場一樣”,烏東部居民幾個月前也不會相信很快他們將被戰亂吞沒。香港社會需要知道,一旦政治失控發生,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都可能降臨。
  當然了,中國不是烏克蘭,香港大概也不會有一天淪為基輔或者頓涅茨克。但保障香港繁榮和政治平穩發展的是中央的強大力量,因為有中央維護香港法治尊嚴的意志,各種非法行動造成的影響最後都要歸零。即使過程的長捲中加了些曲折和幻象,結局也早已經寫好,只等時間將它翻開。
  香港反對派千萬不可以為有一些支持者,就有了同中央搞“實力對抗”的資本。他們急需提高自己的政治洞察力,以便能大體悟出自己能幹什麼,不能幹什麼。他們切不可以為自己就是人民,自己就是正義,自己就是合法性的萬能源泉。他們需留一份敬畏之心,否則的話,他們早晚會把香港反對派的政治角色徹底搞臭。▲
(原標題:激進反對派要把香港往黑暗拽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z09czpzlz 的頭像
cz09czpzlz

抽水

cz09czpzl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